女骑士冷冷地看着傅家这名老祖,仿佛对方并非什么仙府境强者,而只是一介蝼蚁。

    这是何等蔑视?

    傅家这名老祖叫傅东雪,早在上千亿年前就已经成道了,拥有无比漫长的生命。他并非傅家的最强者,只能排倒数,但仙府就是仙府,哪怕只是修出一个秘府都是无上强者!

    若是换了一个人对他如此轻蔑,他早就一巴掌直接拍死了,可对上这名女骑士,他就不敢了。

    对方也是仙府境。

    达到他们这样的高度,只要气息不显,便无法揣度对方的修为。也正是如此,傅东雪有些忌惮,不敢轻易出手,生怕撞到了铁板。

    如果他这样的老祖都被人在家门口打败,那这个耻辱将永远跟随着他了。

    不过,傅东雪底气还是很足的,对方虽然有十一人,可就为首之人达到了仙府境,剩下的则全部是分魂。这固然是一个极强的阵容,可只能让傅家重视,还不足以畏惧。

    当然了,若是能够不发生战斗的话,傅家也不愿意与仙府境强者干上,无论怎么样都会自损八千。

    “凌寒何在?”女骑士冷冷问道,目中无人。

    凌寒?凌寒是谁?

    ——虽然最近凌寒很出名,可还不至于能够惊动仙府境老祖,因此傅东雪自然不可能知道一名小小斩尘的名字。

    咻!

    就在这时,只见一道流梭以无比迅捷之势飞射而至,然后一个急停,船头现出了一名身材修长的老者,他目光扫过,道:“雪老怪,老夫要向你讨个人!”

    他声音轰隆,如同雷鸣。

    傅东雪的眼眸不由一紧,道:“韩落,你这是什么意思,竟跑到我傅家来要人?”

    韩落,三星势力韩家的老祖,仙府境强者,与他一样,都是修出一个秘府,两人在漫长的生命中交手过百来次,可说是相知深稔。

    “哼,一个胆大包天的小子,在古界毁了我族一名后辈的肉身,又几次三番向我韩家挑衅,老祖宗已经发出了家族令,要格杀此子!”韩落傲然说道。

    傅东雪眉头一皱,居然连家族令都是颁布了,说明了韩家必杀的决心。

    不过,哪个小子吃了豹子胆呢?

    “此子是谁?”他问道。

    “凌寒!”

    噗!

    傅东雪顿时一呛,脸色说不出的古怪。

    凌寒、又是凌寒!

    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够引来两尊仙府境强者?要说之前他从没有听说过凌寒的名字,那么这次之后他就将永远不可能忘掉这个名字。

    ——他若知道凌寒还得罪了紫河家族的女继承人,估计一口血都能喷得出来,这简直就是灾星啊!

    “阁下,凌寒那小子也伤了你家族人吗?”傅东雪看向女骑士。

    既然不是傅家人,也不是傅家哪一个附属势力的后代,那傅东雪自然毫不迟疑地判了凌寒死刑,绝不可能为了这种小卒子而与韩家或是另一家三星势力开战。

    让他犹豫的是,韩落与女骑士明显来自两个势力,应该把人交给谁。

    女骑士目光冷然,不耐烦地道:“让你交人就交人,哪来这么多的废话?”

    傅东雪差点气死,我好歹也是仙府境

【神道丹尊】网址:https://www.biquge163.com/book/ShenDaoDanZun/101796.html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