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寒都是有些惊讶,这个女人居然可以如此得厚颜无耻。

    这为了抱上仙王大腿,至于这么不要脸吗?

    他没有发作,只是静看,如果王全河要是婆婆妈妈的,对这种女人还有妇人之仁,那他也懒得认这个后人了,直接送他上九重天,然后就不管了。

    “李静初!”李家的人则是纷纷大吼,显得无比得愤怒。

    你想要活命,他们可以理解,但是不能让他们背锅啊。

    “全河,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李静初叫道,俏美的脸蛋上闪动着阴毒之色,破坏了她的美丽,显出了几分狰狞,“杀光他们,我就能和你一起走,我们相亲相爱,厮守到老。”

    她露出楚楚之色:“全河,你不是一直想娶我吗,今天我就嫁给你!”

    王全河默然无声,过了一会才摇摇头,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儿,还是三年前那个被你蒙晕头的少年郎?”

    他顿了一下,杀气如炽:“今天,我是来报仇的,凡是沾有我王家人鲜血的,一个也休想跑了!李静初,你便是罪魁祸首之一,死上一百次都不嫌多!”

    李静初的气势为之一夺,面对王全河的厉色,她可不敢大声喝斥,只是更加显得可怜,道:“全河,你就原谅我一次,我一定会好好服侍你的。”

    “恶心!”王全河冷然说道,刷刷刷,几记手刀下去,李冰便被他削成了十段。

    恒河境的气息甚长,哪怕分成了十段一时之间也没有死,每段身躯都在扭动着,有若蚯蚓。

    这场面有些血腥,有些吓人。

    王全河再次出手,又抓起李家一人,森然道:“你杀了我王家多少人?”

    那人直接吓得崩溃了,双眼翻白,尿了自己一身。

    “没有这么容易死!”王全河冷然说道,将那人封住修为后扔到一边。

    “跑!”李家家主大声喝道,“分头跑,这逆子虽然实力高超,但只有一人,不可能将我等全部拦下。”

    李家众人纷纷逃窜,可他们立刻发现,怎么也跑不出这个大堂——在外面的人则是出不了院子,在镇子里的人则是出不了镇子。

    这……这是怎么回事情,是王全河这个逆子所为吗?

    王全河看向马宣王,拱手道:“谢谢大人出手。”

    他还没有这样的能力,但仙王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

    马宣王点点头,笑道:“举手之劳。”

    完蛋了,真得完蛋了,连仙王都出手了,今天李家就算有一条狗可以活着跑出去,那也是仙王的奇耻大辱。

    所以,李家肯定是没救了,死得不能再死。

    王全河出手,只要谁曾参与了三年前的王家一役,他就出手杀之,对方杀几人,他就将人斩成几段,手段可以说是相当地残忍。

    他先从不重要的人开始,像李家家主、李静初当然是要留到最后的,不然复仇的快感便不能达到最高。

    凌寒看在眼里,微微摇了摇头。

    他并没有家族被灭的惨痛经历,哪怕之前的王家乃是他的血脉后代,可隔了这么多代,又从来没有见过,他愤怒是愤怒,却无法升起与王全河一样的感觉。

    于凌寒来说,这只是名义上的后代,而对于王全河来说,这却是他朝夕相处的亲人,哪能放到一起比的。【神道丹尊】网址:https://www.biquge163.com/book/ShenDaoDanZun/103062.html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