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章丘城,热闹非凡,张灯结彩,似乎提前过新年。

    小小章丘城中,却有一座奉敕修建的齐国公府,这座国公府仅用了不到一个月就完工,占据了章丘城城南半边,说不尽的豪华气派。

    一整条街都被括尽来,街头街尾还各立起了一座大牌坊。

    大宅门更是朱漆涮就,门前立两大狮子,门内列两排戟。

    “河南十二郡讨捕副使、荥阳太守张公到!”

    辽东战场上凶悍无比的刀牌将杜伏威,此时却站在齐国公府大门前充当迎宾,高声唱报来宾名字。

    好歹如今也是五品的鹰击郎将,可这位却站在这里很高兴,毕竟这个迎宾的位置那还是他抢来的,想站在这里的左五军将校多了去了。

    须发半白的张须陀早就在牌坊前下马,步行来到这里,随从递上名贴交上礼单,然后被阚棱迎着从旁门进入。

    齐国公府的中门虽大,可除非皇帝驾临,否则是不会打开的。

    “工部尚书崔公到!”

    崔君肃笑呵呵的过来,手一挥,便有随从上来递上礼单,负责记录的魏老道翻看了一眼,便有些咋舌,上面居然写着河南五处田庄共良田千亩,丝绸铺一座,金银铺两家,酒楼饭馆四家,并奴仆百人。

    “清河崔氏郑州房果然财大气粗,一出手就彰显不凡啊。”

    王子明坐在旁边轻声道,“这不会是给崔七娘的嫁妆吧?”

    “当然不是,崔七娘的嫁妆可不止这点,这算是崔尚书感激咱们罗帅帮他入朝了。”

    五姓七家的家底确实够雄厚,哪怕崔君肃只不过是清河崔的一个分支族长,也能够出手就这般阔绰。

    “北海太守杜公到!”

    杜如晦也换上了绯袍,年纪不满三十,就能穿上绯袍,坐上一郡太守之位,也确实让他红光满面,他倒没送什么大礼,不过是送上了两箱茶叶,都是上好的茶,对于好茶之人来说,这也是极为珍贵的。

    “齐郡太守房公到!”

    “河南刺史张公到!”

    房玄龄和张仪臣几乎是一起来的,张仪臣这位曾经的罗成老上司,章丘旧县令,现在依然还是司隶台的刺史,分刺河南。虽说品级不高,六品官,可毕竟是负责河南十二郡的司隶台巡察官,职权不小。

    不过看着现在昔日的这些部下,如今一个个不是国公就是太守的,说不眼红也是假的。

    “当年我就知道士诚虽池中之物,如今果然了得啊。”

    这会,看着罗家那高大门宅,张仪臣心里暗暗后悔,当初还是太小看了罗成一点,要不然,当时直接把女儿润娘许给罗成好了,而不是把亲戚寄养之女当成自己庶女许给罗成,要不如今他就是齐国公的岳丈了。

    “是啊,使君眼光好啊,当初一眼看中士诚,提拔他入了仕途。后来又一眼识中叔宝,当初叔宝才只是一个府兵伙长,如今都已经升任了齐郡都尉,前途无量啊。”

    听到这话,张仪臣才稍感安慰了些。

    “东郡郡丞翟公、齐郡都尉秦公、东郡法曹黄公、东平郡校尉徐公、济北郡校尉程公、济阴郡校尉单公~~到~”

    杜伏威拖长着尾声,高声报出相伴而来的六人。

    这六位都是罗成当初的结义兄弟,也都是河南地方豪强,罗成如今一回来,立马对这几

【隋唐大猛士】网址:https://www.biquge163.com/book/SuiTangDaMengShi/100438.html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