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趣阁 】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不知不觉来道柳仓已经接近两月,或许因为出来少的原因,看着街道还是如此的陌生。夕阳西下,天边有一朵火烧云,隐约之中,好似变成了翟念冷的样子,手里拿的药“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却也惊醒了陷入恍惚中的我。

    蹲下身来,我感觉腰腹和和双腿的大腿根有些酸疼疼痛,皱了下眉头,捡起掉落的药,呼出一口气,慢慢的向前边走去。走了一会,到了两间平房跟前,我正想推门进去,却听到里面隐隐传来说话的声音。

    “王斌,还是那个样子?”

    眯了下眼睛,我听到这声音应该是好久不见的李青文,说不上为什么,我站起门外,静默下来,准备听听他们两个谈什么。

    苏邪的声音冷冷的传来:“已经废了。”

    “他的身体还没好?”

    “他当时受了重伤,外伤其实已经好了。我怀疑要么是他心病,要么就是当初的那一刀伤了脉络,医院也查不出来,但他没法用力,和个废人差不多了。”

    “我听说在旺头市的大桥县有个老中医。”说到这,我听到李青文的声音静默了一会。“艹,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这老中医不是专治吹牛逼的那种,是真有两下子。”

    “是不是叫李文庙?”

    “你知道这个人。”

    “我本来也准备抽时间带王斌去看看,有时候,治这种似伤非伤的病,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要比医院强。只是,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说王斌废了,不是说的他的身手完了,而是说他的心气没了。”

    里面的两人都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李青文开口说道:“你告诉她翟念冷出事了吗?”

    “没有!”

    门外的我,听到这里,心中猛然一惊,虽然这两个多月,我在苏邪这里寄居,但我们两个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很少言语,但我总觉得苏邪在隐瞒我什么,但我实在没想到,是翟念冷出事了!“咣当”一声,我将眼前的门踹开,下一刻,感觉自己的腰腹连着大腿根的地方酸麻的不成样子,忍不住扶着墙才使身体勉强不滑落下来。

    门内,李青文和苏邪看着我,苏邪的脸上依旧是万古不变的冰冷,而李青文却有些惊讶的开口说道:“你,你是王斌,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李青文的话音刚落下,我将手里拿的药用力的甩向苏邪和李青文,不过是几米的距离,现在我用力踹开门后,却没有力气甩过去了。

    “你管我变成什么样。为什么不告诉我冷姐出事了?冷姐到底出了什么事,说啊!”说话的时候,我眼神阴冷,如同把苏邪和李青文当成了仇人一般。

    李青文皱了下眉头,看着苏邪说道:“你不是说他没这么快回来吗?苏邪,你大爷,你故意的让他听到咱俩谈话的是不是?”

    苏邪看着天边正缓缓落下的夕阳,脸上的神色冰冷,不言不语。

    我此时若不是实在觉得没有多少力气,我绝对想过去和这两个混蛋拼命。

    “说,冷姐到底出了什么事!”

    李青文皱了下眉头,看着我越发阴冷的眼神,叹了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其实,就在你出事的那一晚,翟念冷也出了事。据我判断,翟念冷估计已经看出不对,想逃离的时候,骑着摩托车在外环路上,应该是出了车祸,我这一段时间,一直在让人找寻她的消息,但却没有结果。”

【妖孽正青春】网址:https://www.biquge163.com/book/YaoNieZhengQingChun/100215.html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