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长信这一招可谓是一招十足的小人行径,这招剑尖挑泥在众人看来不过是一次平常的连带动作,但是因为是德川长信这种高手使出来,所以威力自然无比非同凡响。

    那几块被剑尖挑起的泥丸宛如子弹一般极速准确的射出,直取林羽的面门,而同时德川长信手里的倭刀也已经紧跟着闪电般戳到了林羽的喉间。

    不过这一切都被林羽看在眼里,始终面色淡然,没有丝毫的慌张,手腕一转,手里的纯钧剑以他的掌心为圆点,凌空转了一个刀花,叮的几声,剑尖扫掉射来的几个泥丸,同时剑身陡然与德川长信手里的东洋第一刀相撞,立马将他手里的倭刀拨到了一边。

    德川长信机见状双眼猛地一睁,眼中精芒四射,显然没想到林羽竟然具有如此迅捷反应速度,而且力量也非常的充足,不过是手腕旋转所发出的力量,竟然便能将他刺来的这一刀拨开,着实实力不俗。

    其实他本来也就没指望着这一刀能够伤到林羽,他不过是想借这一刀试试林羽的深浅罢了。

    现在了解到了林羽的能力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大的多,他便一扫先前的轻视之意,不禁越发的谨慎了起来。

    因为本来他的打算是想靠着自己的内劲加成,尽快借助挥刀的角度和速度优势,击毁林羽手中的纯钧剑的,但是刚才那一个回合下来,他发现林羽的内劲也同样不俗,虽然他自认为林羽不及他,但是倒也不弱。

    林羽见德川长信出刀陡然间慢了下来,知道这老小子有可能会耍什么花招,所以面色一凛,主动地对德川长信发了进攻,手中的纯钧剑夹杂着龙吟之声上下飞舞,追着德川长信手里的东洋刀打,“叮铃”金属碰撞之音陡然间不绝于耳。

    在周围的众人看来他们两个打的热闹,两把神器也碰撞的激烈,似乎一时间难分上下。

    但是林羽却意识到了不对,因为虽然纯钧剑的的确确与德川长信手里的东洋第一刀碰撞上了,但是在它们刚刚碰撞上的刹那,德川长信手里的东洋第一刀力道都会陡然间泄掉,迅速撤开,让纯钧剑所迸发出的恢弘力道宛如切在了棉花上一般,无处施放。

    几个回合后,林羽算是看出来了,德川长信明显是故意的,似乎是害他们的东洋刀会落败,所以刻意的躲避起了纯钧剑的锋芒。

    但是因为德川长信每一招力道拿捏的很好,时间也把握的十分准确,所以在众人看来,却是两把利器平分秋色,难以分出胜负。

    要是一直这么脱下去,最多最后也就是算个平局,因为一直分不出胜负,总不能一直这么打下去吧?!

    “这东洋刀可以啊,竟然跟我们华夏的纯钧剑不分上下!”

    “没想到啊,怪不得这帮小东洋敢这么吹牛呢,原来他们这刀还真有点成色!”

    “这么打下去也不是个事啊,要我说实在不行,就算平局得了!”

    “是啊,这万一一直打下去,兵器本身的热度越来越高,再出个什么变数……”

    一帮军情处的年轻军官你一言我一语,语气中难掩担忧之情,似乎颇有些为林羽和纯钧剑捏着把汗,在他们认为,宁可平局,也不愿意纯钧剑最后落败。

    林羽此时也有些急了,他坚信只要德川长信手里的东洋刀与自己手里的纯钧剑以全力相撞,最后断掉的一定是德川长信手里的东洋刀,所以他迫切的想分出个胜负。

    瞥见德川长信眼中狡黠的神色之后,林羽面色一寒,手腕猛地一抖,手中的纯钧剑猛地极速,直

【最佳女婿】网址:https://www.biquge163.com/book/ZuiJiaNvXu/100519.html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