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荣,真……真的是雁草堂?!"

    周辰满脸震惊的望着林羽,脸上陡然间写满了愧疚与自责,颤声道,"你……你跟我说的都……都是真的?!"

    林羽望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笑道,"周大哥,我们相识也有好几年了,我何家荣,从未跟你说过一句瞎话!"

    周辰紧紧的抿着嘴,满脸动容,眼中有泪光微微闪动,动了动喉头,接着低下头。用力的摇了摇头,神情间满是悔恨与懊恼,哽咽道,"家荣……哥哥我糊涂啊……"

    想起刚才他对林羽那一番冷嘲热讽的话语,周辰一时间有些无言面对林羽,恨不得找条地缝儿钻进去!

    "周大哥,自己兄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林羽笑着拍了周辰的胳膊一眼,十分大度的冲周辰道,"其实这也不怪你,连我自己刚才都以为雁草堂出尔反尔了呢!"

    方才林羽也以为雁草堂压根就没有出手,心头还窝着一股火儿呢,打算好好的质问质问这个胡擎风,怎么秘籍拿走了。就啥也不管了!

    好在胡擎风没有让他失望,雁草堂也同样没有让他失望。

    周辰听到林羽这话内心激荡,抬起眼神情感激的望了林羽一眼,实在没想到林羽的心胸竟然如此的宽广。

    林羽冲他温和一笑,接着转过头望着台阶下面站在雨幕里的田董和张董,眯着眼,沉声问道,"田董、张董,你们现在终于知道这雁草堂到底存不存在了?!"

    "知道了,知道了!"

    田董和张董苦着脸连连点头,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雁草堂竟然真的存在!

    "那你们倒是跟我说说,你们既然知道雁草堂还在世。为什么今天才过来啊!"

    林羽笑眯眯的望着田董和张董试探性的问道,"还有,你具体跟我讲讲,雁草堂是怎么对付的你们啊?"

    他虽然知道雁草堂要对付这帮人,但是他却不知道胡擎风具体打算用什么法子对付他们!

    现在看这田董和张董吓得惊慌失色的样子,林羽知道胡擎风这法子肯定十分的犀利有效!

    "何总,我们也是今天上午刚刚知道啊!"

    张董哭丧着脸不敢有丝毫隐瞒的如实说道。"昨天晚上一夜之间,整个京城的古玩界突然窜出了大量的赝品,而且这些赝品,全都是……全都是我们几家拍卖行这半年甚至是一年来拍卖出去的几件重量级赝品……"

    张董话越到最后,哭音越重,要不是极力克制着,告诉自己要坚强,他可能都忍不住要哭出来了!

    一旁的田董听的也是椎心泣血,低着头沉痛不已,不得不说,雁草堂这帮人真狠啊!

    所谓的打蛇打七寸,雁草堂运用的可谓是炉火纯青,雁草堂仿制出的这几件以假乱真的赝品个个都是他们三家公司这几年拍卖出去的重量级头部作品!

    现在头部作品竟然出现了一件一模一样的仿制品,那自然会让人产生怀疑,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品,亦或者说两件都是赝品,就如同当初长城拍卖行用这种法子整周氏拍卖行一般,影响的是自己公司多年来积攒出来的信誉!

    但是相比较信誉更为严重的是,这些头部作品,他们拍卖给的都是国内或者国际上的一些权贵重要,现在一模一样的仿制品的出现,会让这帮权贵产生一种被耍的感觉,自然会心生怨恨,变本加厉的报复他们!
<

【最佳女婿】网址:https://www.biquge163.com/book/ZuiJiaNvXu/100684.html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